综艺形式的“脱口秀”/“单口喜剧”广场景观的一种修辞手法-


十多年前,江苏教育版英语初中课本上有一篇课文,讲的是美国著名单口相声演员比利·克里斯托。这可能是很多人第一次接触单口喜剧的时刻。可想而知,很多英语老师在教这门课的时候都很尴尬:不仅老师和学生很少看到《单口相声》的表演,单口喜剧怎么翻译我记得我当时的老师翻译成“单口相声”非常直接,大家马上开始上课,课程进行的很顺利。

综艺形式的“脱口秀”/“单口喜剧”广场景观的一种修辞手法-


billy crystal是单口喜剧。真的是单口相声吗?当时知道的人不多。虽然粤语方面,黄子华的《杜东小》引爆剧场多年,但粤语文化与大陆主流文化仍有差距;当时,在mainland China主流文化中,与“单口喜剧”最相似的是东方卫视半夜21点播出的一档名为《东方夜谭》 ——的节目。多年后,刘仪伟,这位多年来一直从事美食节目的主持人,仍然可以在《吐槽大会》上自豪地说,他是mainland China第一位“脱口秀”主持人。《东方夜谭》是一个脚注,意思是中国大陆“单口喜剧”最主流的传播路径是综艺而不是剧场;由于“单口喜剧”从mainland China开始就与电视综艺节目纠缠在一起,“脱口秀”这个更广泛、更接近综艺形式的术语已经取代了“单口喜剧”作为这种表演形式的代名词。


在经历了《东方夜谭》的沉寂和上海部分影院的短暂辉煌后,由人们在微博上翻译的《古达白话》《关心》《空耳同声传》《非小月儿》等一系列美国单口喜剧,包括《与乔恩·斯图尔特的每日秀》,逐渐将单口喜剧的形式从线上延伸到线下,脱口秀俱乐部开始在全国各地出现,《开放麦克风》的演出逐渐走红,达到——场, 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一切还需要综艺节目的推动:“单口喜剧”真正以“脱口秀”的名义进入大陆主流文化,还要等到王自健、李生等人的《今晚80后脱口秀》和《吐槽大会》,依靠已经成为产业巨头的“笑果文化”。


为什么要重复大陆单口喜剧发展的历史,不长,“短而精”(《脱口秀大会》杨梦恩的语言)?因为随着“脱口秀”综艺节目的不断出现,“线上”和“线下”的区分变得更加清晰,美国以剧场、酒吧、开麦为场的单口喜剧在中国变成了一种与综艺、网络、竞争无缝融合的新形式:一种单口喜剧,被称为脱口秀,但它既不是单口喜剧,也不是脱口秀怪物。就像王建国曾经告诫同行“脱口秀和单口喜剧是两回事”一样,经过仔细研究,中国大陆综艺形式的“脱口秀”表演比辩论赛和演讲比赛更接近古希腊剧场和古罗马市民广场的古典“修辞”。他们一直告诉大家“搞笑没问题”,但其实大家都知道,要争取广场上所有市民的支持。


真实的“广场”和虚拟的“广场景观”


脱口秀线下表演已经成为很多城市白领晚上生活的重要选择。无论是综艺、网络宣传加持的笑果文化表演,还是线下已经深入培养的“独唱喜剧”表演,都很难拿到票。热衷于线下表演的观众会提到线下表演氛围的“温暖”——,以至于每当一个脱口秀演员在综艺节目中表现不好的时候,一个观众马上用“你应该线下去看他/她,很炸”来辩解:这里的问题是,为什么既定的打磨笑料线下,通过线下磨砺达到完美,然后在综艺节目中一鸣惊人的单口喜剧模式不奏效呢?线下和线上单口喜剧的自然关系是如何分割的?为什么越来越多的演员线下成名成名,却在综艺节目中尴尬,硬生生退出?也是一个空荡荡的舞台,一个演员和一百个观众的“广场演讲”。线下和线上的区别是什么,以至于几乎发展出了两种完全不同的性能范式?


综艺形式的“脱口秀”/“单口喜剧”广场景观的一种修辞手法-


答案似乎很简单。——线下演出发生在真实的“广场”,是真实的、面对面的广场对话交流;相比之下,综艺形式的脱口秀是在虚拟的“广场景观”下进行的。它虽然模拟了真实广场演讲的物理形式,但实际上增加了一层象征性的操作:演员的演讲首先与在场的观众互动,然后演员的表演和观众的反应融合成一种新的“表演”层次,演变成一种被普遍观看的“景观”,再第二次在虚拟空间间接与数千万观众互动。从理论上讲,真正的“广场”似乎比“广场景观”更接近广场修辞的范畴,但结果实际上是相反的,因为“修辞”、“说服”、“竞争”的重要组成部分,只发生在网上,很少发生在网下。也就是说,虽然它具有“广场”的物理形态,但综艺节目所营造的“广场景观”更具“模拟性”,更有资格成为几千年前希腊剧场中以及罗马公共广场之上的“广场修辞”的“模拟形象”。


是的,“脱口秀不能竞争”,“冠军不是最搞笑的,而是最擅长竞争的”,这也是起源于美国的“单口喜剧”与“修辞”没有强烈关联的原因。线下表现不是没有竞争力,相反是极其残酷。一个不搞笑的演员很容易被踢出舞台,只有取悦观众的演员才能坚持下去。但首先,线下表演氛围中的“竞争”是隐藏的,它与单曲线下表演本身的关系并没有那么大:虽然今晚观众会对几个演员进行更好的比较,但只要演员不差到被踢下舞台,这种比较只会流进观众的心里和口头的随意评价,不可能创造出真正的”。脱口秀观众营造的良好而温暖的线下氛围,不仅有助于脱口秀演员缓解压力,大胆发挥,还能创造出“硬实力”不出众的段子和演员。借助良好的线下氛围和观众的宽容和薄弱的“竞争力”,他们会“鱼目混珠”,蒙混过关,甚至误入歧途,产生“遍地王者”。很多脱口秀演员和观众都会惊叹,“为什么这一段线下这么炸,网上却听不出来?“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还有很多,但线下表现是否是检验一段文字好坏的唯一标准值得怀疑。


其次,线下表演的单口喜剧之所以是快乐的,是因为虽然看起来是以一个正方形演讲的形式,但是演讲者和观众之间并没有明显的“说服”关系,演讲者的表达只是为了“搞笑”,并没有意识形态的观点输出,也没有明确的表达目的。没有线下观众会要求演员的观点与自己一致。即使演员对观众“不好笑”,也顶多诉诸随机评价,没有竞争。这种思想上的差异并不影响演员的表演。从演员的角度来说,线下近距离的轻松氛围,让演员和观众之间变成了一种“酒馆式的对话”,而不是那种开放的空间,旗帜鲜明的“广场演讲”——。但是,即使是同样的观众,一旦进入综艺节目的录制现场,拿到电子投票装置,他们的身份就会发生变化:不再是没有竞争的随机评价,而是强有力的竞争票;他们不再追求“今晚只要有人搞笑,我就笑”,而是必须给出自己的排名;他们从酒吧里的会说话的参与者变成了广场政治中的民主评估者,他们给出反应的方式也从大笑变成了打分。演员不再是和他们说话的朋友,而是在广场上说话的“意见领袖”。


自从观众进入“广场景观”后,期待的不仅仅是“搞笑”,而是被说服,值得被效仿。唯一不同的是,几千年前在市民广场说服市民需要的是雄辩的权力和符合民意的决策,而“广场景观”的脱口秀演员需要的是“搞笑”。自从“搞笑”从一种目的变成了一种说服手段,单口喜剧在大陆综艺节目中正式演变成了一种方形修辞:在修辞的范畴里,文字、隐喻、结构、理智、情感缺一不可。


广场修辞术:从“段子集合”到严密文本结构


0663-950


喜剧文化SKY娱乐招商的核心《手把手教你玩脱口秀》,以及中国最早的单口喜剧演员、冯、梁海原翻译的美国经典教材《手把手教你玩脱口秀》,其实对单口喜剧的写作有一个很简单的总结:格雷格·迪恩(Greg Dean)说过一句话,单口喜剧的基本结构是“观众的期待丢了”:“让你期待一件事,然后用另一件事去做。”接触过美国单口喜剧的观众往往会体会到,单口喜剧演员作品的“结构感”只存在于单句话中,——伏笔A,让观众想到B,然后给出笑点C,观众笑,一段结束,马上进入下一段。一般来说,是一个固定时间段内信息量较大的“一组段落”。即使是最成功的美国单口相声家,如果以文本的形式转录自己的表演,也会发现文本零散、碎片化,无法构成流畅、独立的文章。这不是美国单口喜剧的缺陷,而是其形式的特点:只要观众被速度快、信息量大的段落集合所吸引,就不需要一篇完整的“文章”。其实我们回头看看《手把手教你玩脱口秀》 《吐槽大会》的前几季,就可以看到《笑果文化》的演员在这方面也很美国化,他们当时并不在乎如何用“逻辑”和“结构”来连接段落,也没有强烈的想要给一场演出一个鲜明的主题或观点。


正是因为单口喜剧文本的“碎片化”,一些试图对碎片化文本进行恰当连接、呼应、逻辑排列的方式,成为了单口喜剧演员的“技巧”。随着《脱口秀大会》等节目的流行,“回电”、“混音”等单口喜剧技巧术语逐渐被理解。以“回电”为例,技巧本身很简单,就是重复前面提到的段落中的一些话,抓住观众的“惊喜”,“它是怎么又转回来的”,“原话回响”。但是,其实“回电”是一个需要谨慎使用的技能,是成立的。是因为单口喜剧的单一表演,笑话和段子关系不大,但缺乏结构性。在笑话之间没有关系的预设下,观众的预设被打破,一个“回声”从天而降,产生出惊喜的效果SKY娱乐登陆


另一个技能“混”其实原理上类似于“打回去”。它在表演中使用两个不相关的段落来实现谐音、文字重用、场景相似等两种不同的表演。其实就是重复上一段的效果,从而达到“回电”的另一种手段和观点的讽刺效果,比如演员豪斯在银行钱和帮派交易钱上的表现。再比如演员赵晓晖在脱口秀兼职和小三干涉婚姻之间的“糅合”,既让表演在结构上有逻辑和观点,又让需要投票的观众以细腻的“设计感”来判断利弊。


明显的变化是:《脱口秀大会》作为一个“竞赛型”的综艺节目,其竞争力被无限放大,上台的脱口秀演员普遍开始抛弃美国表演中使用的“分集”,抛弃传统的单纯靠信息取胜的方式。——原本经典的美式表演方式甚至被污名化为“一套完整的段子”,“简单地讲一个子集”,“没有内涵,没有观点”,从而迫使演员开始不断运用各种技巧。除了每个演员的表演中基本都出现过的“回叫”和“混音”这两个技巧外,比赛性质的表演让演员们对段落的落点位置和节奏设计得更加细致:为了获得导师的“三光”,节目一般已经开始出现。把劣质梗放在前面热场,中间加两三个顶“爆梗”换来“爆场”和评委然后在保证晋级后,安心讲更一般的段子,最后完成结构呼应基本格局——的“范式”写作,这原本只是一个碎片化的段子集合, 被赛制调整为一种“八股文”,成为标准的西塞罗式“修辞”,以观众和评委的反应为核心,聚焦于观众和评委的心理活动


在这种创作环境下,观众和演员把段落在文本中的位置和表演的整体结构放在首位,某种意义上弱化了对单个段落的“转折”和“期待失败”的具体打磨。以《脱口秀大会》第二季的一段表演为例:


”(现在的综艺)太爱哭了。无论如何,任何对话都有可能发展成哭。你问,现在几点了?你问我现在几点了。我不能告诉你时间,因为我丢了一只怀表,那是我祖父离开前给我的。姥爷走之前,躺在病床上,把怀表塞到我手里,然后说,姥爷走了,去买菜了,六点回来,然后姥爷翻过病床,骑着合租的自行车走了。结果爷爷六点半还没回来,七点十五敲门。我说,爷爷,你的怀表丢了。爷爷说,没事。我们家经营一家钟表店。我再给你拿一个。”


这种表现非常荒诞,不符合日常生活逻辑,所以并没有成为流行的“爆梗”。但仔细分析,我们可以在“转折”的本质含义和非常低调的文字技巧中看到这段文字的强烈表达:一、从问“几点了”到“爷爷去世”是一个意想不到的转折;第二,以爷爷床的煽情表现为铺垫之后,加强“爷爷去买菜”的第二个转折点;第三,用爷爷“轰轰烈烈”的骑行合租加强铺垫后,爷爷没有回来找第三个转折点;第四,突然回电又回到了怀表上;第五,在强调了珍贵的怀表之后,进行“其实有很多表”的第四个转折点;6.段子虽然结束了,但那种递进的,不断转折的,以“回电”为补充的段子,是一种以荒诞的表象在综艺节目上“哭”的混合反讽。


然而,我们只有通过事后分析,才能窥见这段文字的设计。但在现场,观众因为表演者的语速和设定场景的荒诞性而脱离生活,导致这段基本沉默。到目前为止,这个表演者还是被评价为“只靠表演,没有文字实力”。在“广场景观”的综艺访谈类节目中,段子的传统写作技巧开始被整体结构范式所取代。


但我们似乎完全忘记了一个本质问题:“回电”、“混音”等单口喜剧手法之所以能“爆发”,在于它们的稀缺性,在于在碎片化的子集合中,突然出现一个由回音带给观众的“惊喜”,没有联系,没有结构,没有逻辑线索。那么,在一篇环环相扣、结构精巧的“文章”中,在一场满是语境间“回电”的表演中,明亮的“回电”又如何能制造惊喜呢?本来就是一个喜剧原则,在一个没有逻辑、没有联系的场景中,追求突然联系的荒诞和惊喜。在无缝精致的结构环境下还能有效果吗?完全正规化、正规化为结构后,作为“单口喜剧”技能是否依然有效?演员很快就会面对,或者已经开始面对一种不可避免的情况,那就是简单的“回电”“混音”逐渐失去了给观众惊喜和嘲笑的能力,反而说明演员沉迷于技巧,成为自己缺乏灵感和天赋的证据。修辞之所以是一种“艺术”,在于它的本质,是为了杜绝艺术的灵性和随意性,


理性批判和情绪操纵:脱口秀需不需要观点输出?


我们已经逐渐习惯于在任何综艺节目中突出思想的输出。作为脱口秀,《脱口秀大会》每一集播出后,似乎最生动、最突出的“意见输出”都会以微博热搜的形式推广给更多的观众。在数以千计的转发中,受众追捧和支持的原因往往是“他说了我们想说的话”和“我同意他的观点”,而“这段搞笑”更本质的评论似乎并不在主流。《广场景观》中的脱口秀综艺节目以思想的输出和意识形态的表达为节目重点,在很多情况下“发人深省”压倒了喜剧效果。大陆单口喜剧界似乎涌现了一批具有象征性观点和独特设计的“脱口秀之王”,但实际上他们似乎并不以段落质量著称。《脱口秀大会》似乎没有本质区别


综艺形式的“脱口秀”/“单口喜剧”广场景观的一种修辞手法-


《奇葩说》第六季那么,在《广场景观》中,脱口秀演员面临的挑战不仅是在五分钟内说服观众,还要在五分钟内赢得观众的支持。从修辞的角度来说,演员必须从两个维度吸引观众:一是必须从理性的角度精心设计自己的观点和形象,让观众感受到“他是我们的人”;这是李颇有争议的一句话,“喜剧演员不应该有压迫感”。演员边肖在两个节目中的不同待遇可以说明问题:第一阶段,他以“拆二代”的自嘲形象出现在观众面前。虽然他表示自己比观众有钱,但还是尽力表演。“钱是被风吹来的”和“我本质上还是个穷人”的亲密关系拉近了他的人和观众的距离,用精心设计的人的对比赢得了观众的喜爱;但是,第二期,他在婚姻这个话题上取笑妻子。虽然段子质量还是不错的,但是台下的女观众大多觉得不舒服。更重要的是,在反复吐槽妻子的过程中,他不自SKY娱乐开户觉地透露出的对自己的“高评价”,破坏了他在上一期塑造的“自嘲”形象,与观众的距离再一次被——“有钱人的烦恼与我无关”所延长。


为了输出观点,拉近演员和观众的心理距离,获得观众的支持,人民的设计本质上和政治家塑造的“亲民”形象是一样的。李生对演员诺拉的评论之所以引起一些争议,是因为诺拉的表演实际上是在网络环境下的“亲民”:在上海的网络环境下,“炫富”和“炫富”的所有表演都可以被解读为演员的自嘲。反而是一种塑造自己“自卑炫耀”形象的技巧,从而拉近与观众的距离;但面对网络上的全国观众,这种带有地域文化限制的手法会遇到误解甚至完全负面的解读。


强调意见输出的后果是,脱口秀演员被迫以微弱的经验维持自己的“个人设计”,这种生活导师的角色对于任何一个脱口秀演员来说都是荒谬的。受女性独立意识的启发,与其核心相冲突的喜剧表达也相应受到压制。张伯扬靠批评说别人“崇洋媚外”的“政治正确”被热搜,让人几乎忽略了这是一段有几十年历史的老话,一段很一般的素质;忙于输出思想和价值观的演员在舞台上沉迷于心灵鸡汤,他们对“假装哲学”的呈现往往破坏了单口喜剧作为一部“喜剧”应有的氛围和体验。因此,他们必须诉诸修辞的第二个维度:操纵情绪。


讲段子的严肃演员越来越不受欢迎,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经过考验的情感:愤怒。一个“愤怒”的脱口秀演员,如果他的观点被观众认可,那么他的情感煽动力是无法估量的;即使观众不能完全理解和体验演员表演的“愤怒”,即使有“假嗨”的嫌疑,也可以单纯从情感层面控制观看表演的气氛。从最近的节目效果来看,操纵情绪显然比输出意见更有效:一方面,演员对观众情绪的操纵已经回到了单口喜剧作为喜剧让人快乐的本质;但与此同时,对于“愤怒”的表达和对观众情绪的煽动,我们以综艺节目的形式进一步凸显了脱口秀本身的“广场修辞”属性。我们生活在一个要求一切都有意义、价值和观点的时代。我们对几千年前雅典和罗马的“广场表达”有极大的热情,以至于网络综艺节目不得不创造一个景观式的视点表达空间,让我们把任何相关


大陆当代意义上的脱口秀表演是否需要“意见输出”是一个伪命题。我们一定要沿着这条古典修辞之路一路走下去,走到线下与线上完全分离的——,精妙精妙的技巧与结构,讨好的意见迎合,批判的愤怒。我们不知道这个从单口喜剧中诞生并被称为脱口秀的怪物会写下怎样的历史,但它既不是单口喜剧也不是脱口秀,但我们可以确认,毕竟在公元前150年左右的罗马公民广场上,元老院议员、著名脱口秀演员卡托·迪修斯(Cato Censorius)在每场广场表演的最后都巧妙地使用了“回电”:“是的,迦太基必须被摧毁。”


为您推荐

客家古村落唱新民谣(图片)-

原标题:客家古村落唱新民歌人民日报海外记者高乔浙江金华是我国著名的侨乡,共有华侨5.1万人,其中华侨10万人。婺城区有1...

苹果发布第八代iPad 速度比上代提升40%售329美元起_凤凰网

苹果发布第八代iPad 速度比上代提升40%售329美元起_凤凰网

凤凰网科技讯(作者/阎烁)北京时间9月16日凌晨,苹果召开2020秋季新品发布会,与往届不同的是,由于全球新冠疫情影响,...

农牧业一体化发展河南省青贮玉米全产业链-

农牧业一体化发展河南省青贮玉米全产业链-

原标题:农牧结合,发展河南全青贮玉米来源:河南日报@9月17日,汝南县六盆镇老丰村村民正在收割玉米。当地农民利用收获秋粮...

“中国北欧创新联盟”在中关村论坛亮相-

原标题:“中国北欧创新财团”亮相中关村论坛新京报作为2020中关村论坛的平行论坛之一,2020中国北欧可持续发展与创新论...

这一次重庆有三家企业上榜-

这一次重庆有三家企业上榜-

原标题:本次重庆3家企业上市来源:重庆出版 昨天,中国机械行业百强企业、汽车行业20强企业、零部件30强企业第16届信息...